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谍中谍小说网
谍中谍小说网www.dzdxs.net
谍中谍热门小说:无敌唤灵 择天记 裁决 大主宰
书库 • 全本
玄幻 • 奇幻
武侠 • 仙侠
都市 • 言情
历史 • 军事
游戏 • 竞技
科幻 • 灵异
官场 • 极品
校花 •  新书库
您当前所在位置:谍中谍小说>>弃女重生:神医太子妃
谍中谍小说推荐好看小说
全职法师 | 神纹道 | 帝霸 | 百炼成仙 | 暧昧高手 | 药神 | 重生之悠闲 | 移动藏经阁 | 无尽丹田 | 绝世天君 | 黄金渔场 | 至尊神位 | 真武世界 | 修炼狂潮 | 美食供应商 | 我从凡间来 | 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 | 纨绔仙医 | 我的妖孽小姨子 | 寒门崛起 | 重生之焚尽八荒 | 超品相师 | 青帝 | 轮回修真诀 | 霸蜀 | 修真聊天群 | 择天记 | 神级农场 | 至高悬赏 | 少年医仙 | 官道之1976 | 君九龄 | 娇宠令 | 史上最强师兄 | 炮灰攻略 | 我的女友是丧尸 | 神医相师 | 霸皇纪 | 医统江山 | 铸圣庭 | 大荒蛮神 | 武逆 |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 | 重生之都市修仙 | 超级怪兽工厂 | 上位 | 傲世仙医 | 弑天刃 | 江湖我独行 | 龙血战神

第2332章 大结局

更新时间:2016-10-30  作者:小小牧童
 
简体版阅读   繁體版閱讀
弃女重生:神医太子妃 第2332章 大结局
第2332章大结局

类别:女生频道作者:小小牧童书名:

为千沧凌换血,由夏元秋施针封穴,再由神君抽血。

夏元秋将一片菩提叶含在千沧凌的嘴中,菩提叶,可保命息一时,换血之前,必先将血抽干,再将新鲜的血液注入其中,不能有一丝的差池。

若没有菩提叶护持,血还未抽干,千沧凌的性命便已经保不住。

自六位掌门处采集的血都装在血袋中,在千沧凌体内的鲜血被尽数抽干后,立刻便为他进行输血,幸好有夏元秋的针术为其封脉强心,否则,这换血术极难完成。

千沧凌获得了重生,兽人之体终于离他远去,从此,他再也不必担心每个月的月圆之日,且他发现,体内的修为,非但没有下降,反而有了提升。

千沧凌朝夏元秋问道:“夏夫人,你之前不是说过,我的修为和天赋,会在换血之后有所降低,会失去原本的血脉力,可我现在怎么感觉比从前还要强?”

朱焱笑道:“那还不是因为我的儿女将他们宝贵的灵血恭献给了你,你现在非但不是兽人之体,还是灵胎之呢。”

千沧凌闻言大笑:“我这岂不是因祸得福了?”

三清峰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,自从他们几个师兄弟长大后,便再也没有这般热闹过,待他们搬走后,便只有他和师傅两个人住在这里,渐渐变得冷清,师傅走后,三清峰便不止是冷静,而是死寂,一潭死水般的冷寂。

终于,他又感觉到了幼时的热闹,他一直怀念着的日子。

只是,美好的事情总是不能长久,这天夏元秋夫妇前来向他道别。

他们要离开昆仑,朱霖也要一起走。

“你们打算去哪里?”千沧凌问。

夏元秋耸肩:“还没想好,边走边看吧!”

千沧凌不解:“你们没有家吗?”

一家人相视而笑,他们齐声道:“有家人在的地方,就是家!”

千沧凌也笑,没错,有家人在的地方,就是家!

昆仑就是他的家,昆仑中的所有人,都是他的家人!

从今往后,他再也不会离开这些可爱的家人!

千沧凌一直送他们出昆仑,看着他们一家人温馨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之中,暗自呢喃道:“我相信,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!”

(全文完)(有想看番外的朋友,可以在文下留言!)

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,历时十个月,神医太子妃终于结局了,再次谢谢大家!

下面是我的新书导读,喜欢的读者可以移步新书,现在开始追读的话,能在上架前看到近四十万字的免费情节,等上架后再看的话,就只有十万字的免费情节哦!

书名:

重生逆袭:神医世子妃

正文导读

少女一身风尘的鞭马快行,过三州六府,星夜骑行,没有一刻停歇,可当她赶到皇宫时,所面对的,却是父皇母后冰冷残破的身体,以及被困绑威胁的幼弟,她疯了般挥着刀砍向那个人,那个她信任了十八年,叫了他十八年皇叔的人,然而,当她的刀高高举起,还没来得及落下时,更多的刀砍在了她的身上,鲜血飞溅,臂落腿断,她的身体也和父皇母后一样变得支离破碎,尽管如此,她的眼睛始终都没有闭上,死死的,死死的盯着那张脸,那张得意忘形,笑容残忍的脸!

——啊——啊——

少女惊坐而起,冷汗浸湿了身上的衣衫,手紧紧的捂着胸口,眼角是晶莹的泪珠滑落。

她又梦见了,梦见了她的血海深仇,梦见了父皇母后的惨烈死状,梦见了仇人那张令她恨入骨髓的脸。

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一个面生的丫头走了进来,小心的打量着她的脸色。

少女扫了她一眼,面色渐渐恢复了平静,她甩了甩头:“没事,做了个噩梦,小蓝呢?”

眼前的丫头并不是她的贴身丫头,好像是这庄子里的粗使丫头。

丫头面色有些捉急,支支吾吾答不上来,少女心中冷哼,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小蓝去干什么了,定是祁府里来了人,汇报情况去了。

小蓝谋害祁溶月的事失了手,此时定是向李妈妈交待去了,说不定这两日又要再次下手。

哼——我可不是你们和善可欺的祁溶月,我是披了祁溶月这张皮的楚天瑜,楚朝公主,楚天瑜。

三日前,她在冰冷的湖底睁开双眼,那种被湖水压迫窒息的感觉令她十分兴奋,她活了,她还活着,虽然已经不再是楚天瑜,但她还活着,这才是最重要的,不是吗?

她浮上水面,看着岸边原本正得意笑着的那张脸迅速变得僵硬,她开心的笑了,没错,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她要让所以谋害祁溶月和楚天瑜的人,都付出代价。

从那天起,她由楚朝公主变成了祁溶月,一个全新的祁溶月。

她挥手让丫头出去,自己缓步下**,一步步走得缓慢,一股公主威仪自骨子里外散而出,那环视屋子的眼神,淡漠中透着一股子冷厉。

在外头偷看的婆子忍不住心头一颤,大小姐自从上次落水后,似乎变了很多,不,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这还是从前那个懦弱的大小姐吗?

婆子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再也不敢偷看,扭头走了。

祁溶月的目光扫过刚刚躲着婆子的窗户,眸光越发清冷。

她拉开妆台上的抽屉,里头摆着一只匣子,从记忆中看,这是祁溶月被祁家大夫人从祁府送入这庄子时唯一带出来的东西。

匣子一共两层,里头的东西并不多,只是摆着几样简单的钗环,第二层置着些散碎银子和两张银票,票面都不大,仅仅是一百两的票面,共两张,还有一张身契,小蓝的身契。

她捏着这张身契,嘴角勾出一丝冷笑,害我?

次晨,她早早醒了,却没有起**,只到小蓝端着早饭进来,她才装做刚睡醒的模样下**。

小蓝并没有为她准备好热水,架子上置着的铜盆里,是早已冰凉的清水,这些天,都是一样的,一个不受**的小姐,一个被赶出府的小姐,已经不是真正的小姐了,谁还会真心实意的伺候她?连府里来的丫头都如此怠慢,更何况其他人!

寒冬腊月,她就着冰冷的水简单洗了个脸,她虽是公主,却和一般的公主不一样,她吃过很多苦,用冷水洗脸而已,她也不是没尝过。

坐在饭桌前,桌上是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和熬得十分浓稠的白粥,还有两样看相可口的小菜。

她面色未动,心中却是冷笑,往日吃的,可都是冷粥冷菜,几时吃过热腾腾的包子?还是肉馅的,呵——

她突然笑了:“今天好丰盛呢,小蓝你也坐,咱们一起吃。”

小蓝赶忙摆手:“不不不,奴婢怎么能和小姐一起坐呢?往日是奴婢不懂规矩,昨儿府里的李妈妈已经教训过奴婢了,奴婢可不敢!”

她不敢?她有什么不敢的,连推主子下湖这种事都敢做,还有什么不敢的?

若真有什么不敢的,怕是不敢吃这桌上的东西吧!

“我让你坐你就坐,这里又不是府里,谁能管咱们?往后就剩咱俩相依为命,你还跟我客气什么?”

说着,她将盛好的白粥推到她的面前,又取了一只热腾腾的包子递给她。

寒冷的冬日,这种热腾腾的食物,最能令人生出食欲,这也是小蓝费了心思的吧。

小蓝赶忙将那白粥又推了回去,干笑道:“小姐,您都多久没吃热食了,快趁热吃吧,我去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小菜,再给您添点来。”

说着,她逃也似的奔出了房间,迅速在外头关上了门。

只这一开一关,门外的冷风灌进来,将桌上那热腾腾的烟气吹向了祁溶月的口鼻间。

“嗯,果然很香,只是这香,会要了人命!”她端起白粥,一勺勺的吃了个干净,小菜也吃了大半,只那香喷喷的肉包子,却一口也没吃。

吃罢饭,她走出房间,毫无意外在门口瞧见猫在窗边偷看的小蓝,小蓝的脸上满是懊恼,是懊恼她没吃她精心为她准备的肉包子呢,还是懊恼浪费了肉包子中的那些毒药?

“小姐,您出来干什么?这外头可冷了,您身子骨可还没好呢!”王婆子瞧见祁溶月站在门口,赶忙丢下手中的活计,上前来叮嘱。

当然,她不是真的关心祁溶月,她只是凑上前来看看,桌上那肉包子,她究竟吃没吃!

祁溶月凉淡的目光扫向那王婆子,淡声道:“我有事吩咐你!”

王婆子一听,忙陪着假笑道:“小姐您有事就说,我这就给您去办!”不过是个将要死的丫头,还能有什么事?

祁溶月道:“帮我叫人伢子来,我要买一个丫头!”

王婆子的目光迅速的扫了小蓝一眼,不解道:“小姐不是有小蓝姑娘伺候着么?怎么要买丫头了?”

祁溶月娇美的小脸上勾出一丝浅笑,道:“小蓝和我一起长大,在府里就没过上好日子,现在又跟着我到这庄子里头来受苦,她从前也没做过什么粗活,庄子里的丫头都各司其职,也帮不了她什么,我想再买个丫头帮帮她,免得她累着!”

原来是这样啊,王婆子又拿眼去看小蓝,小蓝朝她点了点头,让她照办,现在这种关键时候,先顺着她,免得小姐对她们生了疑心,反而坏事。

王婆得了小蓝的暗许,自然再无疑虑,立马就往庄子外去了。

过了两个时辰,王婆果然从城里带了人伢子来,从那简陋的乌蓬马车里,一共走下来七八个少女,年纪多在十四五岁的模样,有人脸上还挂着泪痕,有人睁着一双眼睛四下乱看,也有人一脸的浑不在意,仿佛已经认了命。

人伢子是个中年男人,瘦高瘦高的,面色暗黄,行走时脚步虚浮,看在常人眼里,就是个普通人,可看在祁溶月眼里,他就是个病了的普通人。

王婆笑眯眯的带着人来到祁溶住着的院子里,让丫头们站成一排,又向祁溶月介绍道:“小姐,这位是李老板,他手下的丫头,可都是拔尖的好,可是专门往大宅门里送的。”

祁溶月淡笑着朝李老板点了点头,道:“我们祁府可不也是大宅门么!”

那李老板忙点头应是,徐州知府,四品大员,可不是大宅门么,只是这祁府的小姐,怎么会住在这破落的庄子上?要买人,也该是府上买了送到这里来才是啊!

祁溶月不在乎李老板心里想什么,她只要他知道,她还是祁府的小姐便行了。

祁溶月步下台阶,在一长溜的丫头里,瞧见一个神色无畏,多番与她对视的丫头,容色普通,个子瘦小,可从她的眼里,却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,她勾唇轻笑,指着那丫头道:“就她了!”

那李老板眉头微挑,心中暗喜,这丫头胆子太大,一脸没规矩的模样,带出来多少回都没人瞧上,他正考虑着要不要低价给窑子,没想到竟被这祁大小姐看上了。

祁溶月朝一脸喜色的李老板道:“你不单是丫头,还收丫头,对吗?”

李老板赶忙点头:“没错,人伢子嘛,就做这后宅丫头婆子的买,自然也是收的。”

祁溶月点头,朝李老板指了指身边的小蓝:“这个丫头你看怎么样?”

小蓝心头一跳,小姐这是几个意思?

不待小蓝发问,李老板笑着摆手道:“祁小姐真是说笑了,这位姑娘一看就是您身边得力的大丫头,哪有人发大丫头的,我可买不起。”

祁溶月依然一脸的云淡风轻,看不出喜怒:“不要你花钱,拿这个换就行了。”

李老板面色一喜,这可是桩好买,小姐身边的丫头发,至少能个百八十两银子,而他的这种粗丫头,顶多十两银子,这可赚大发了。

小蓝扑到祁溶月身前,一把抓住祁溶月的手臂,尖叫道:“小姐,不可以我,你不可以买我,大夫人她,大夫人她——”

祁溶月面色微沉,轻轻柔柔的声音冷下了三分:“大夫人怎么了?我要我自己的丫头,还要经过她的同意吗?”若是在祁府里,确实需要经过她同意,可现在,她不在祁府,天高皇帝远,大夫人她可管不到这里,等她想管的时候,已经迟了。

小蓝从未见过祁溶月对她摆出这种脸色,心头惊跳不已,小姐变了,变得连她都不认识了。

祁溶月甩手将小蓝推开,小蓝一时不察,竟被她推翻在地。

祁溶月将攥在手中的身契递给了李老板,也顺手接过了李老板递来的另一张身契,他心里乐开了花,心道定是这丫头惹了主子不高兴,否则怎么可能会拿身边的一等大丫鬟来换一个粗使丫头。

王婆愣了半天才回神,小姐先前不是说买一个丫头帮小蓝的忙么?怎么现在变成了拿小蓝换?

王婆冲到了祁溶月的身前,朝祁溶月喊道:“大小姐,您可千万不能这么做,小蓝毕竟是祁府的人,您就这么将她了,您可想过怎么跟大夫人交待吗?”

祁溶月美眸微眯,眸间寒光四溢:“交待?我祁溶月个丫头还需要向谁交待?看来你也不想在这庄子上待着了,这么不舍得小蓝,干脆和她一起走吧!”

王婆心头大惊,腿一软跪了下去,不知是被大小姐的话吓得,还是被大小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给迫的。

李老板得了便宜自然要赶紧走,否则这小姐一会反悔了可不妙,他走到小蓝身边,伸手一把将跌在地上的小蓝扯了起来。

小蓝几时被人这般拉扯过,还是个男人,顿时又羞又怒,吼道:“你滚开,不要碰我!”

李老板每天**丫头,自然知道怎么才能让一个丫头听话,只听‘啪’的一声脆响,小蓝那白嫩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个耳光,又听李老板森冷的声音道:“难怪你家小姐要了你,原来是个这般不识相的货,没关系,进了我李大柱的门,有的是法子让你从不识相变得识相。”

小蓝哭嚎着求王婆救她,王婆却瘫在冰冷的地上爬不起来!待那马车拉着小蓝绝尘而去,她才一个激灵醒了过来,她的身契又不在小姐的手上,小姐就算有心想了她,也是不可能的啊!那她刚刚怕个毛啊?

祁溶月不理王婆,将那丫头领到房间里,将门关上。

丫头许是饿了,一进房里,眼睛便盯着桌上的吃食转,尤其是那大肉包,馋得她口水直咽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祁溶月问。

那丫头半点不怯,爽利道:“奴婢叫雪儿,今年十五岁。”

雪儿?她想到了祁府里还有一个叫雪儿的女孩,嘴唇忍不住的往上弯:“雪儿,你记住我的话,在这个世上,你只有一个主子,你只需要听从我一个人的吩咐,别人的话,你都可以当成是放屁,不用理会,明白吗?”

雪儿圆溜溜的眼珠一转,问道:“那若是府里的夫人老爷呢?”

祁溶月暗笑,这丫头倒也不傻:“无论是谁,当然也包括府里的夫人老爷,当然,若生命受到威胁之时,你可以适当的见机行事,但你心里要时刻记住,只有我才是你的主子,除了我,你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。”

雪儿忙点头:“奴婢明白了!”

祁溶月又道:“雪儿,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?”

雪儿摇头:“不知道!”

“因为你胆子很大,我喜欢胆子大的姑娘,但你要记住,胆子大,不是鲁莽和无知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雪儿从来都不是傻的,一听祁溶月这话,立时便明白了她话中之意,忙点头道:“奴婢明白!”

她的眼神依然时不时的落在那肉包子上,祁溶月见状,笑道:“那肉包有毒,你最好不要吃,其它的都可以吃。”

雪儿一惊:“有人要害小姐?”

祁溶月浅笑:“前世今生,要害我的人何其之多,可我依然还活着,可见老天爷是公平的!”

庄子里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祁府里,清韵居的东厢暖阁里,大夫人位居上座,手里抱着个掐丝珐琅的手炉,阳光透过山水屏洒在她白皙圆润的脸上,显得气色越发的好。

卫姨娘站在大夫人的身后,纤指轻轻的揉捏着大夫人的肩颈,舒服得大夫人秀眸半眯,唇角忍不住上翘着,那个小贱人不在府里,她感觉整个人都舒服轻松多了。

“还是卫姐姐的手艺好,夫人舒服的都快睡着了!”江姨娘朝着二人打趣道。

卫姨娘娇娇一笑:“瞧江妹妹这话,好似是吃醋了呢!”

两个姨娘你一句我一句的逗着趣,大夫人听着也高兴,正准备凑上两句,却听见有脚步声匆匆进入了东厢暖阁。

大夫人抬眉看去,瞧见李妈妈神色沉郁的快步前来,心头不由一紧,莫不是庄子那头的事?

她正了正身子,朝两位姨娘道: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乏了!”

两个姨娘一瞧这状,自然知道是大夫人和李妈妈有私话要说,赶忙恭顺的退下。

李妈妈见人都退下了,赶忙凑到大夫人身前,俯头在大夫人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大夫人原本红润的脸立马气得一片煞白,啪的一声将手中的手炉给甩在地上,咬牙道:“她知道了?”

李妈妈神色沉重,摇了摇头:“应该是不知道,否则怎么可能还会安分的待在庄子上?”

大夫人白细的手绞在了一起,面色越发的阴沉,低声呢喃道:“还不死?你怎么还不死?”

她深吸了一口气,扭头朝李妈妈道:“去,吩咐庄子上的婆子,让她动作快点,趁她还没发现这事,趁早解决,这事不能再拖了,下个月便要和尹府议亲,若这死丫头不除掉,必然要耽误雪儿的婚事。”

“我决不允许!!”大夫人脸上原本的从容淡雅早已散逸无踪,眼底的阴狠毒辣,连与之关系甚密的李妈妈瞧了,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喜欢本文的书友,可直接搜索书名‘重生逆袭:神医世子妃’或搜索作者名“小小牧童”,皆可找到本文。

看过《》的书友还喜欢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:谍中谍小说网,碟中谍小说网,www.dzdxs.net
弃女重生:神医太子妃 第2332章 大结局

上一章  |  弃女重生:神医太子妃目录  |  下一章

谍中谍小说  择天记 造化之门 惟我神尊 大荒蛮神  永夜君王 修罗武神  校花的贴身高手   不灭元神 绝代武神 一代天骄
超级兵王|戮仙| 我的董事长老婆|星河大帝|美女请留步 |不败战神|狂仙 |纨绔毒医|灵域 |大豪门|绝品天医 |超级兵王步千帆 |绝世唐门 |医统江山 一代天骄 |校园花心高手 |斩龙 |不灭金丹 |网游之天谴修罗 |雪中悍刀行|仙道之主 |巫师世界 |终极教师
字母索引: A |  B  |  C |  D 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Copyright (C) 2010-2011 纹章之怒 谍中谍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如涉及版权请您速与本站联系!mydzdxs@163.com